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闪婚妻子回娘家“生产”的婴儿是花钱买的,丈夫起诉离婚追索20万彩礼

2022年的情人节对于林峰(化名)来说是一次"情人劫"。这天"临产"的妻子高兰兰(化名)不告而别回到云南,随后发来龙凤胎的照片告诉林峰,这是他的孩子。数月后,高兰兰带着花费3万多元买来的婴儿回到林峰身边,直到亲子鉴定证实无血缘关系,林峰选择报警,高兰兰因涉嫌收买儿童获刑7个月。

2023年9月,林峰和高兰兰因离婚对簿公堂,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从庭审回放视频中了解到,高兰兰当庭称,怀孕及生产都是在骗林峰。而林峰认为,妻子怀孕这件事作为丈夫,他是可以确认的。那么高兰兰到底怀没怀孕?生产与否?若生了孩子又去哪里了?时至今日这些问题依然困扰着他。

经人介绍相识5天后登记结婚

11月8日,上游新闻记者来到福建泉州晋江,见到了林峰和他的父亲。林峰老家在安徽宿州市,现在和父亲一起在晋江经营一家废品回收站。自小就在泉州长大的林峰和父亲一样,皮肤黝黑,话不多,从手上的伤口和有污渍的衣服看得出,林家家境一般。


林峰和他的父亲经营的废品回收站。摄影/上游新闻记者王凯

林峰称,高兰兰老家在元阳县,他与高兰兰结婚是经高兰兰同县邻乡一个村民龙某介绍的,对此龙某还收取了3万3千元婚姻介绍费。后来林峰因婚姻破裂向龙某要回介绍费未果,双方便打起了官司。

有关这场官司的(2023)云2528民初264号判决书显示,云南元阳县人民法院依法明确的事实包括:2021年3月4日,林峰和高兰兰经龙某介绍认识,短暂相识后于2021年3月8日登记结婚。经协商,林峰为此支付高兰兰家彩礼款22万零600元,支付龙某婚介费3万3千元,婚姻存续期间高兰兰又以各种名义向林峰借款13万元。

林峰表示因为家境一般,自己还有个弟弟,所以在老家结婚压力较大,需要有单独的房产及相对高额的彩礼。当时去了云南见到高兰兰,高兰兰老家在大山深处,林峰觉得她比较朴实,于是听信了媒人的说法,转账给高兰兰家人20万元首批彩礼款后,两人迅速在云南当地登记并领了结婚证。

林峰和高兰兰及龙某签署的婚姻介绍书显示,不得任何一方毁约,如果男方毁约,所支付的钱物开支分文不退。如果女方反悔,所收男方钱物全额退赔。一年内如果男女双方发生矛盾,介绍人可以从中帮助协调。

元阳县人民法院认为民法典有明确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传统婚姻介绍具有一定现实意义,但高额婚介费和彩礼款不为法律提倡。

法院认为,本案中被告龙某介绍的对象高兰兰并无组建幸福家庭的诚意,在共同生活的短短一年中,多次向林峰高额借款,并在怀孕后未经原告商议自行返回老家失联,致双方婚姻关系破裂。双方虽办理结婚登记,但林峰组建家庭初衷未能实现,因而婚姻介绍未能成功。法院终审判决,要求龙某返还林峰婚介费2万元。

"临产"前不告而别花3万元买婴儿

前述判决书还提到,2022年2月14日,高兰兰在林峰不知情的情况下返回了云南,返回时已有身孕,高兰兰在生育孩子后无法联系。林峰报警后经派出所民警联系,高兰兰表示不愿意再继续维持夫妻关系。


林峰的报警登记表。 图片来源/受访者

从2021年3月到2022年2月,林峰和高兰兰之间发生了什么?林峰称,自2021年4月起,高兰兰告诉林峰怀孕了,这期间林峰向她索要过相关医学证明,但被以各种理由推脱。林峰说,看着她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相关的怀疑也就淡了。

林峰提供的二人聊天记录显示,2021年10月开始高兰兰回到安徽宿州老家由婆婆照顾,这期间高兰兰的小姨多次陪同高兰兰前往老家附近的江苏徐州市妇幼保健院就诊。高兰兰告诉林峰,自己怀的是双胞胎,并发给林峰多张彩超等证明,但相关报告的姓名栏都被遮挡。

高兰兰提供给林峰的相关截图显示,她的预产期为2022年1月22日,但直到当年2月高兰兰仍未分娩。林峰称,因再次索要医生证明及医生电话,双方发生争吵,考虑到高兰兰临产,当年2月13日高兰兰在安徽老家被小姨接走,本约定次日回家却失去了联系。

林峰表示,当时通过警方了解到高兰兰来到了徐州观音机场,并拒绝向林峰透露去向。一份当年2月14日中午出具的报警登记表确认了这一说法,该表显示观音机场候机楼派出所在接警后,经电话核实,高兰兰情绪稳定,人身安全,且表示不愿向林峰透露其行程。


高兰兰给林峰的消息截图。图片来源/受访者

徐州机场报警仅仅一天之后,2022年2月14日晚上,高兰兰就给林峰留言,称自己已在云南把"龙凤胎"生了出来,并发来子女的照片、视频。

林峰表示因工厂开工,无法抽身前往照看,就委托父亲去了云南,但没能看到女儿。两个多月后,高兰兰带着一个男婴返回泉州,并称还有个女儿在老家。但经过十余天的相处,林峰就觉得男婴既不像父亲,也不像母亲。林峰称,高兰兰的姨夫告诉他孩子是买来的,他便去做了亲子鉴定,发现二人的确不是亲生父子关系,便在泉州报了警。

上游新闻记者从泉州一位办案警官处获悉,高兰兰买婴冒充林峰孩子的行为,已经触犯了相关法律,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后,对高兰兰及卖方男婴生母采取了强制措施。后来法院也对该男婴买卖案做出判决,男婴生母李某被判刑3年零6个月,高兰兰因涉收买儿童等罪名获刑7个月。

是否怀孕和生产双方各执一词

林峰认为,作为丈夫,他从一开始看到的验孕棒二道杠,到后来看到高兰兰日益隆起的肚子,他能确认高兰兰怀孕了,并且还感受过孩子的胎动,去年冬天他也回到安徽老家照顾高兰兰的起居。林峰向记者提供的相关视频显示,高兰兰身材臃肿,腹部隆起,与日常所见孕妇形象没有太大区别。


高兰兰"孕期"视频截图。图片来源/受访者

林峰的父亲则表示,高兰兰对他们说过太多谎话,若不是其姨夫指出孩子是买的,他们一家还会被蒙在鼓里。此外高兰兰姨夫还发来了高兰兰和两个孩子的合影,其姨夫称,这是高兰兰和林峰结婚前就育有的两个孩子,而这些情况林峰及林父均不知情。上游新闻记者致电高兰兰未获回复,林峰也无法通过微信、电话联系上对方。

上游新闻记者联系到当时多次陪护高兰兰的小姨,其小姨表示,在云南时高兰兰进入产房后家属便不能入内,所以无法确定她是否生产。高兰兰的姨夫也确认了这一说法。"生没生,咱没看到,但怀孕并且身体因此肿胀这是都能看得出来的。"

高兰兰姨夫还表示,此前小姨被高兰兰要求做伪证,称生育后婴儿死掉埋在医院的后山中,后来福建警方问询时,已向警方说明这是伪证。"我老婆都不认识字,也不知道上面写的啥就摁手印了。"

刑事案件结束后,林峰和高兰兰的离婚案在2023年10月26日通过网络开庭,庭审回放录像中高兰兰当庭表示,这名男婴是她花费三万多元在云南元阳县南沙镇从男婴生母李某处买来的,后因林峰报警,她也因此被判刑。

庭审中谈及怀孕及生产的问题,高兰兰称,都是在骗林峰及其家人。她说了一句"我骗他们的"后,便无更多解释。对于林峰指控她生了两个小孩后卖掉,高兰兰表示,这是诬告。

在双方质证环节,林峰律师询问高兰兰,为什么要买个小孩来骗称是林峰的孩子?高兰兰回答,此事林峰家人知情。至于为何知情还选择报警?高兰兰称这个问题要问林峰。

林峰则表示,自己对此事完全不知情,若知情自己也会被追究刑事责任,而不是仅作为证人。

在这场官司中,林峰高兰兰双方均对离婚无异议,但高兰兰不同意林峰提出的退还彩礼22万余元以及退还婚后林峰向其转账13万元的请求。

该案代理律师表示,元阳人民法院目前未对林峰、高兰兰离婚一案作出判决。

前述福建泉州办案民警称,经过调查,高兰兰是假怀孕,相关问询笔录都在。高兰兰发给林峰的相关彩超和医院报告,都没有姓名,是高兰兰造假的。

关于高兰兰当时买来的男婴,林峰表示已送至泉州晋江一家育婴院。记者致电该院,得到回复是要知道婴儿去向需询问警方。办案民警表示,目前男婴生母也被剥夺了抚养权,不必担心婴儿会再次遭拐卖。

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认为,行为人本着缔结婚姻收取彩礼费的目的,捏造怀孕等虚假事实,故意欺骗受害人,使受害人陷入错误认识从而处分自己的财产,行为人在获得财产后找各种理由推诿或者携带钱财消失等,造成受害人财产损失,此种行为可能涉嫌诈骗罪,不仅侵犯受害人的个人情感,还侵犯受害人的合法财产。

付建表示,高兰兰买小孩,涉嫌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已承担刑事责任。现林峰起诉高兰兰,要求解除婚姻关系并返还彩礼20余万。根据我国《民法典》的有关规定,以及实务中对于彩礼返还的问题,要结合案件的具体细节、当地社会风俗、彩礼金额、夫妻婚姻关系、生育情况等因素综合考虑。

付建认为,本案的案情也提醒广大网友,在选择结婚对象时也要擦亮双眼,特别是涉及金钱,要通过合法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上游新闻记者 王凯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南京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发到:
拓展阅读
阿里云服务器
腾讯云秒杀
Copyright 2003-2023 by 南京资讯网 nj.affnews.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